米兰达警告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米兰达警告(Miranda Warning),又称米兰达权力(Miranda Rights),是美国刑事诉讼中的犯罪嫌疑人连结缄默的权力,发源于1966年美国最高法院“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

“你有权连结缄默。若是你不连结缄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可以或许用作为你的呈堂证供。你有权在受审时请一位律师。若是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我们能够给你请一位。你能否完全领会你的上述权力?”这句话就是出名的“米兰达警告”,也称“米兰达警告”,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讯问时,有连结缄默和拒绝回覆的权力。

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and refuse to answer questions.

Anything you do say may be used against you in a court of law.

You have the right to consult an attorney before speaking to the police and to have an attorney present during questioning now or in the future.

If you cannot afford an attorney, one will be appointed for you before any questioning if you wish.

If you decide to answer questions now without an attorney present you will still have the right to stop answering at any time until you talk to an attorney.

Knowing and understanding your rights as I have explained them to you, are you willing to answer my questions without an attorney present?

1、你有权连结缄默,你对任何一个差人所说的一切都将可能被作为法庭对你晦气的证据。

2、你有权力在接管差人扣问之前委托律师,他(她)能够陪同你受讯问的全过程。

3、若是你付不起律师费,只需你情愿,在所有扣问之前将免费为你供给一名律师。

4、若是决定在没有律师在场的环境下回覆问题,你仍然有权力在任何时候遏制回覆,直到你和律师谈线、领会和理解了向你注释的权力后,你情愿在没有律师在场的环境下回覆我的问题吗?

1971年:“哈里斯诉纽约”(Harris vs. New York)一案的裁决经常被称为是对米兰达权力的第一次冲击。最高法院裁决,没有被奉告米兰达权力的被告所做陈述能够用来辩驳其法庭口供。

1975年:“俄勒冈州诉哈斯”(Oregon vs Hass)一案最高法院裁决,即便犯罪嫌疑人要求有律师在场后,警方讯问所得陈述仍然可用来辩驳其法庭口供。

1999年:弗吉尼亚乡镇士满(Richmond, Virginia)联邦上诉法院裁决,公诉人可采用未向他宣读其权力前所做的供状。

1963年3月3日深夜,一位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某影院工作的女孩(18岁)下班回家时,一辆汽车俄然停在她面前。一名须眉从车里钻出来,一手抓胳膊一手捂嘴,将她塞进汽车后座,把四肢举动都捆住,并在车内将其强暴。该女孩被铺开后,顿时跑回家给差人打了德律风。按照她的描述,差人于3月13日将米兰达抓获。抓获后,差人将被告进行了“列队”,受害女孩就地指认米兰达就是罪犯,米兰达也供认不讳,并写了一份供认书,还在上面签了名字。以米兰达的供认书和供认环境为证据,法院判决米兰达犯劫持罪和强奸罪,别离判处有期徒刑20年和30年。米兰达不服,在狱中多次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写信上诉,终获成功,这即是美国刑诉范畴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

被告认为,本人其时的供认是被迫的,差人违反了不起强迫被追诉人对本人作证的宪法批改案第5条划定。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同意了被告的概念,认为:虽然被告肉体上没有遭到强迫,以至也没有人世接告诉他必需供认,但“心理上”的强迫是具有的。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里颁布发表,差人局审讯室里的“氛围”很令人担忧。现代审讯用的是“攻心”战术,审讯在室内进行,同外界隔断,现场除了被告以外满是差人。差人所问的并不是被追诉者做了没做,而是为什么要做。此外,差人还用各类方式松弛被讯问者的警惕,如常常假装怜悯或者把犯罪的义务推到受害人或社会身上,让被讯问人感觉案件并非那么严峻;或者软硬兼施,一会儿口吻卤莽,一会儿文质彬彬。所有这一切,联邦最高法院认为,都给被讯问者形成了庞大的心理压力,而如许供认的可托度是很低的,不该作为合法证据利用。因而,联邦最高法院明白划定:在审讯之前,差人必需明白告诉被讯问者:

(4)若是没有钱请律师,法庭有权利为其指定律师。这就是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一案所发生的出名的“米兰达警告”。

若是差人在审讯时没有事后作出以上4条警告,那么,被讯问人的口供一律不得作为证据进入司法法式。米兰达案判决30多年来,这条法令划定现在在美国是妇孺皆知。因而,嫌疑人被捕后,一般都是启齿就说:“我要对我的律师措辞”或“在同我的律师谈话之前我不想谈任何工具。”

1、“米兰达”案的核心是被讯问者所做的供认和他签名的供认书能否该当作为证据进入司法法式。审讯与供认是刑事诉讼法的主要部门,也是法庭狡辩的核心。在很多环境下,犯罪的实物证据,如杀人凶器等作案东西,差人无法全数找到或底子没有,而又找不到证人。在这种环境下,嫌疑人的供词就成了次要的以至是专一的证据。从差人的角度来说,从嫌疑生齿中最大限度地掏出有罪的证词就成了首要使命。但如许做的成果,往往容易形成而构成冤狱。按照这种环境,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过去几十年中通过一系列判例,制定了一整套限制差人审讯时滥用权力的法令。“米兰达警告”对于文化程度低、经济困顿并且对法令领会少的人特别有益。

2、因为现实环境千变万化,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强硬地要求差人在任何环境下都必需施行“米兰达警告”是不现实的。因而,联邦最高法院和一些州法院通过一些案例确定了“公共平安破例”和“抢

3、“米兰达法则”本身是以5票对4票的微弱大都通过的,联邦最高法院内部具有锋利的不合。怀特官在他的否决看法中指出:“在不可胜数的案件中,该院的这一法则将使杀人犯、强奸犯或者其他罪犯从头回到街道或发生他的情况中,随时继续犯罪。因而,人的威严不只没有添加,反而丧失了。真正担忧的还不是这一新的判决对于……刑法的灾难性后果,而在于它对于那些依赖公共权力庇护的人们的影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颁布发表“米兰达”案判决时,惹起了强烈的政治反应。差人和地域查察官们把它视为对其节制犯罪能力的当头棒喝,大都旧事媒体的评论也持否决立场。

米兰达权力确立后碰到了不少阻力和挑战,在能否继续实行米兰达权力的问题上,呈现了不少争议。

1968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令,划定犯罪嫌疑人只需志愿率直本人的罪行,其口供就能够在法庭上作为证据。在1997发生的一路银行掳掠案中,案犯迪克森志愿向联邦查询拜访局人员供认在弗吉尼亚等地掳掠银行的罪行,其时一个联邦上诉法庭就按照1968年国会通过的上述法令,宣判迪克森的认罪口供无效。可是,案子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以七比二再次确认了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一案中所确立的米兰达权力。可是,迄今为止,

密西根州大学法令传授卡米萨尔指出,米兰达权力改变了以往差人误导嫌疑人的做法。他说,米兰达权力确立之前,差人从不告诉犯罪嫌疑人有请律师和连结缄默的权力,他们认为让嫌疑人回覆讯问是想当然的事。若是嫌疑人说不晓得案情,差人会对他说,我们曾经控制了证据,你与我们合作,大师的日子都好过,并且我们会减轻对你的指控。嫌疑人被捕后被指控犯了重罪,一般很容易严重、焦炙,差人的误导让他们认为和差人合作对他们有益。因而,米兰达权力有助于解除嫌疑人的心理压力。

马里兰州查察院培训部主任多恩律师认为,米兰达权力的实施现实上对警方和法庭取证都有益。他说,从现实的角度看,有了米兰达权力,你就有章可循,差人晓得他们该当怎样做,才能使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被法庭所接管,法庭在确定口供时也晓得该当寻找哪些证据。

密西根大学法学传授卡米萨尔认为,米兰达权力不只要继续施行下去,并且还要添加新的内容。他建议对差人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他说,没有录音和录像,我们就不晓得在讯问嫌疑人的过程中,差人是什么时候告诉嫌疑人他的权力的,因而我们很是需要对其时的环境进行录音录像。风趣的是,差人常常会把嫌疑人的口供录像后让人看,这就仿佛是让人在片子放了一半后才起头看,可是我们想看的是影片的开首,领会他们在讯问嫌疑人之前说了些什么。

可是,也有分歧的看法。乔治梅森大学法学传授奥尼尔认为,米兰达权力也许是个好的政策,可是却不是宪法所划定的。他说,在刑事查询拜访中,拷问逼供是一回事,提出合理问话则是别的一回事,即便被问话的人没有被奉告有连结缄默的权力。我认为宪法并没有划定差人在讯问嫌疑人之前要告诉他们的权力。差人有时会犯错,犯罪嫌疑人本人也会说漏嘴而认罪。在这种环境下,不把嫌疑人的供罪作为在法庭上证明他有罪的证据,和差人犯错比拟,问题要更严峻。好比在杀人案的查询拜访中,差人在奉告嫌疑人米兰达权力上虽然出了一个小的手艺错误,可是却获得了嫌疑人认罪的口供,这两个哪个更主要呢,发觉现实本相,蔓延公理,仍是恪守米兰达权力的要求呢?明显,获得证词和证据更主要。

菲尼克斯市差人局讲话人莫拉莱斯指出,对差人们来说,他们曾经接管了米兰达权力这个现实。他说:“辩说总会具有,有人会说,米兰达权力还不敷,也有人会说,米兰达权力走得太远,可是,对差人来说,我们曾经习认为常,并且把它看作是我们工作的行为原则,它和其它划定没有什么分歧,我们必需加以恪守。”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现任首席法官兰奎斯特2000年在宣判迪克森一案时说过, 米兰达权力曾经深深植根于差人的日常工作中,致使于它已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的一部份。米兰达权力表现了宪法的一条准绳,国会不克不及越权。

进入80年代当前,美国一些学者按照新的实证研究成果和英国点窜缄默权法则的开导,再次对“米兰达法则”和缄默权提出强烈攻讦,掀起了新一轮的辩论。在这一布景下,呈现了惹起遍及关心的“狄克森诉合众国”一案。被告人狄克森因掳掠银行等多项罪名于1997年被告状,在一审法院开庭前,联邦地域法院应被告方申请,解除了狄克森向联邦查询拜访局的一份陈述,来由是侦查官员在讯问被告人以前没有向他提出“米兰达警告”。控方不服,经联邦副总查察长许可后,提出了上诉。1998年4月,经第4巡回区上诉法院审理,裁定撤销了一审法院解除证据的裁定,来由是:虽然狄克森在接管讯问之前没有收到“米兰达警告”,但其陈述是志愿的;“米兰达法则”并非宪法所要求的,因而,国会有权以成文法加以点窜;决定被告人陈述能否可采的根据该当是《美法律王法公法典》第3501条,而不应当是“米兰达法则”。在美法律王法公法律界惹起震动,一时间,言论哗然。联邦最高法院鉴于案件的严重影响,决定应被告人的申请以“调卷令”法式提审。2000年4月19日,联邦最高法院在听取了控辩两边的激烈辩说看法之后,于同年6月26日以7票对2票裁决,撤销上诉法院的裁定,维持“米兰达法则”,其次要来由有二:

(1)“米兰达”判决是一项宪法性的判决,国会的立法无权取而代之。国会能够以立法点窜法式法则和证据法则,但没有权力超越联邦最高法院注释和合用宪法的判决;

(2)按照“遵照先例”的准绳,推翻以前的判例必需有出格的合理来由具有,“米兰达法则”缺乏必需予以推翻的这种合理来由。

米兰达(Ernesto Arturo Miranda,部门文献译为埃内斯托·阿图罗·米兰达,小学教育程度)于1963年因涉嫌对一名18岁的菲尼克斯(Phoenix)女性居民掳掠、绑架和强奸而被菲尼克斯差人拘系。他在警局接管了两个小时的讯问并在一份自白书上签名,在其后进行的很是简短的审讯中法庭按照米兰达的口供而判其有罪。

其后美国公民自在联盟-(AmericanCivilLibertiesUnion, ACLU)接管了米兰达的委托进行了上诉,声称米兰达的供述是伪造的和遭到勒迫的,其在被讯问前未晓得其有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特权,并且差人也未进行奉告。1966年首席官沃伦(Chief Justice Earl Warren)在联邦最高法院作出裁决(5 v. 4,Harlan,Stewart,White,CLARK官附上了贰言),确认米兰达在接管讯问以前有权晓得本人的宪法第五批改案权力,差人有权利将它奉告嫌疑人,奉告权力之后,才能讯问,并将该案发还重审。随后,法院对米兰达的案子进行了从头开庭,从头选择了陪审员,从头递交了证据,而米兰达之前的“证言”将不作为证据利用。而米兰达的女友被作为证人,并供给了对其晦气的证词以及其他证据。米兰达再次被判有罪,并入狱11年。

1972年,米兰达获假释出狱。在此后的1976年,米兰达在酒吧的一次斗殴事务中被刺杀身亡。差人拘系了一位嫌疑犯。在向嫌疑犯传达了“米兰达警告”当前,嫌疑犯选择连结缄默,差人无法获得其它更无力的证据。没有报酬此而被告状。可是联邦最高法院在裁决中并未供给差人和查察官在传达“米兰达警告”时所用的措辞。但给出了必需获得服从的方针和指引。“被思疑有罪的人在被讯问前,必需被清晰地奉告其有连结缄默的权力,而且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在法庭上都将作为对其晦气的证据;其必需被清晰的奉告其有权获得律师的协助,并有权要求律师在场的权力,若是其因贫苦而请不起律师,我们将为其免费的供给一位律师。”

你有权连结缄默。若是你启齿措辞,那么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你有权请律师,并可要求在讯问的过程中有律师在场。若是你请不起律师,我们将免费为你供给一位律师。在讯问的过程中,你可随时要求行使这些权力,不回覆问题或者不作出任何陈述。

其后的判例要求米兰达警告必需是大白无误的(meaningful),所以嫌疑犯凡是会被扣问其能否大白他的权力。有些环境下,必需果断地回覆“是”。嫌疑犯的缄默不是无效的主动放弃权力的暗示。若是由于嫌疑犯的英语程度的缺乏,实施拘系的人员未能将米兰达警告以嫌疑犯的母语传达给他,那么其之后的口供不克不及被采纳为证据。

同样,因为分歧的教育程度,警官必需确保嫌疑犯可以或许理解对其所说的话。将米兰达警告按照嫌疑犯的理解程度进行恰当表述将十分需要。司法实践确立只能当这个恰当的表述被记实在纸上或者被录音,一份原始的放弃权力的证书才被许可采用并被认为无效。未成年人的在没有其父母或者监护人在场环境下连结缄默的权力在一些司法实践中也同样被引申出来。

印地安纳州和一些其他的少数州加上了一句话,“我们不会供给给你一名律师,可是若是你被告状,那么在你被告状时,我们将会为你指定一位。”虽然这个句子对于少数几个不利的外行来说有点恍惚和不明白(是指if and when you go to court)—他们可能会而且曾经把它理解为“直到你率直而且在法庭上被传讯,才能请律师”—联邦最高法院曾经同意在这些州将这句话作为对这个法式(米兰达警告)的一个切确描述。(达克沃斯诉依根案Duckworth v. Eagan, 492 U.S. 195 (1989))

你理解了我适才向你宣读的这些权力了吗?在领会这些权力的前提下,你情愿向我率直吗?

若是嫌犯对两个问题的回覆都是“是的”(yes),那意味着嫌犯主动放弃权力。若是嫌犯对第一个问题的回覆是“不”(no),那么法律人员必然要反复一遍米兰达警告。若是嫌犯对第二个问题的回覆是“不”(no),那么嫌犯征引了(invoke)他的权力。上述环境下,直到权力被免去(waive)前,法律官不克不及够鞠问嫌犯。

在差人系统,一般是让嫌疑人阅读印有米兰达警告和相关权力提醒的卡片,并要求其在阅读并理解之后签字。总之,“当局(差人和查察官)一方有义务证明,嫌疑人是明知和明智地放弃了不自证其罪和获得律师协助的权力。

这个判例按照美国联邦司法系统的判例定名法则是Gideon v. Wainwright, 372 U.S. 335 (1963)。该案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汗青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例。吉迪恩诉温赖特案表了然联邦最高法院在将宪法第六批改案(嫌疑犯获得律师协助的权力)和第十四批改案(不经合理法令法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在或财富)推广合用于所有公民(包罗贫民)的过程上跨出了主要的一步。

2010年5月6日,纽约爆炸未遂案正在掀起美国朝野的新一轮激辩——即:能否该付与可骇嫌犯“米兰达权力”。

这场辩论的导火索是制造上述未遂爆炸案的可骇嫌犯费萨尔·沙赫扎德在被拘系时,联邦查询拜访人员仍然奉告他:“你有权连结缄默,若是你放弃这项权力,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美国波士顿爆炸案嫌犯焦哈尔·察尔纳耶夫在被宣读“米兰达权力”(Miranda rights)后,起头拒绝与美法律王法公法律部分合作,此前他还通过手写字条以及示意体例接管美国查询拜访人员的问线日对

此暗示强烈不满,质疑法官私行行事影响当局查询拜访进展,但美国司法部暗示,法官此举合适法式,并且不会影响诉讼的胜算。

美法律王法公法庭此次向焦哈尔宣读权力时,适逢有报道指出,焦哈尔及其哥哥成心袭击纽约,因而美国多名国会议员攻讦涉事法官,担忧会影响当局查案。

美国众院谍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说,焦哈尔现在已拒绝与联邦查询拜访局合作,美国联邦查询拜访局也对法官的决定不满,认为需要更多时间登科供词。

曾是美国联调局捕快的罗杰斯为此写信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质疑法官“私行行事”,没有与法律部分协调。

美国国会谍报委员会另一名议员金恩则说,捕快仍有良多问题想问,好比焦哈尔兄弟能否有同党、两兄弟有否在海外受训等。

美国司法部暗示,法官宣读米兰达权力,并不影响诉讼的胜算,就算捕快继续以特权宽免查问焦哈尔·察尔纳耶夫,也不克不及包管对方必然汇合作。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101357.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